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李江峰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葵花之画

2010-06-19 11:22:37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刘建平
A-A+

  多年前,李江峰选了晾干的花入画——在花和画中,她斟酌形式意味和造型关系。斟酌自己感觉系统的纹理特征。
  我们之所以把艺术的形式学习看得很重要,是因为常常由于形式的关系,我们才得以回到现实和回归自己。换句话说,李江峰选择晾干的花起源于对形式语言的兴趣,接着由于形式的问题,才有对于现实形象和现实关系的注意,才有对于自己性情和感觉世界的自觉,才有“灵魂深处”的印记被唤醒和记起。
  她先画了晾干的花,后来才画了生长的花,田地里,风中的、飞扬的、虚和实的花。最近,她画葵花。
  她的葵花是河北承德城中房前屋后,或者乡间广阔原野的葵花,这些儿时葵花,或许就是感觉本身或称有了“印记”的花,他后来一定看到无数。对她而言,葵花是形式又是内容:从形式看,葵花是她一以贯之的书写与表现;从内容看,葵花则是唤起她不尽思想的印记之花,在心底绽放。长期以来,艺术的内容和形式一直是创作者要想说清楚的问题,然而,在今天的李江峰这里,不说也是非常清楚的事情。李江峰看重画,同样也看重花。
  印记是形式也是内容,是感觉也是感觉系统的密码,关于艺术家自我的自觉,有赖于一个漫长的形式认识历程,有赖于生活和思想经验,有赖于表达和语言经验,也有赖于感觉和心性之弦不停息的颤动。艺术家,点画他的所知所感,究竟哪些要画,画了哪些——表面上形式和材料的实验,其实是反复纠缠我们的那些思想、意识和情怀的实验,是对于一种感觉类型的实验,是一种印记语言方式的实验。每一个人都可以依照自己持有的经验和知识素材进行表达,然而语言和形式及印记之感总是核对你技艺和心智的一个尺度。事情的成败不仅在其技术、思绪和遐想,还有印记感对于这些技术和思想的点化和激活。艺术重要的是自然而然。然而自然而然不是艺术产生的真实过程,过程是无数艺术问题在多个方面的集结,是一种语言,一个细节对这些千丝万缕的归拢。在这种归拢中,印记或者纹理的闪光使我们体会出艺术家的心性和艺术过程的由衷。
  李江峰非常在意她的葵花,这说明她非常清楚自己的内心,清楚自己的如梦图画和心弦之音。
  我的小学教室由天主教堂一分为三隔成,我的座位左手是沉重的木门,打开了门的门廊直对钟楼,钟楼后面是总共四棵高大杨树中的其中两棵,镶嵌着灰白天空——这一遥远片段的所有细节成为我小学时代的最清晰印记,对我而言,那时候的明亮灿烂之具体性和这样的图景形象牵扯在一起。毫无疑问,这一形式与李江峰的葵花之画相去甚远。然而此时是画上的葵花唤醒了它,它又唤醒我,使我易于体会葵花之画的语义和意念,易于体会李江峰用心的地方。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李江峰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